歌手、詞曲作家德魯.帕克(圖片來源:明慧網)
 
【大紀元2013年06月12日訊】德魯•帕克(Drew Parker)是位廣受聽眾喜愛的歌手、詞曲作家。他創作、演唱的以法輪功為主題的《中國,我的母親(Mother China)》進入二零一零年世界歌唱大賽風雲榜(Billboard)全球五百強,錄入此歌的專輯《回家的路(On My Way Home)》也多次獲格萊美獎提名。

德魯畢業於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格林斯伯勒分校計算機科學專業,是一位視頻遊戲軟件設計師。出生音樂世家的他,一 直在舞台上與人分享他對音樂的喜愛和天賦。二零一三年初夏五月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國會山前舉行的法輪大法傳世二十一週年慶祝集會上, 德魯以一首自創歌曲《在人生迷宮中的改變(Changed in the Maze)》,唱出在法輪大法修煉中親歷的奇妙人生轉機,並欣然分享了自己歌曲創作與修煉的緣起和感悟。


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國會山前,德魯與妻子及兒子在法輪大法傳世二十一週年慶祝活動現場。(圖片來源:明慧網)

在人生迷宮中的改變

現在德魯與妻子克瑞斯汀(Christine)及三個可愛的兒女生活在加拿大多倫多。他的修煉始於二零零零年,還在大學求學之時。對中國傳統文化、對道和修煉情有獨鍾的德魯一次在網上搜索,偶然發現了法輪大法網站,當讀完《轉法輪》,他意識到這正是自己要尋找的東西。

「大法最初吸引我的是,他強調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重要性,他是那樣純正、聖潔,從開始閱讀《轉法輪》時,我就有這種強烈的感受。我嚐試過許多其它精神層面的東西,大多是收費的,而大法給予我的一切都是免費的,卻又都是無價的。」

之 後,德魯發現自己的生命從深層發生了變化:「我以前讀過很多書,其中也不乏教人要做好人的,但看歸看,做歸做,在矛盾面前,我還是無法做到。我曾是個非常 暴躁的人,貌似友善,但誰惹我心煩,我會衝他發作,無法控制自己。而大法最奇妙之處,在於他有能改變人心的巨大力量與威德,而不只是一個理念。修煉後,在 日常生活中衝突出現的第一刻,大法的教導就浮現在心間,我就能約束自己。修煉使我達到過去一直夢寐以求、卻又不可及的境界——友善、祥和,我在越來越接近 自己想要成為的人。」

德魯曾將演唱視為生活的全部。「歌手在舞台上演唱,總是希望給人帶來快樂時光。但我卻發現自己在很大成份上是在顯耀, 內心常因此而焦慮不安。當演出效果不佳或有不順,我會對相關的人大發雷霆,我總認為是別人把事搞砸了。我以前是在為自己的聲譽奮鬥,需要一直顯耀自己,這 在一定程度上煩擾了他人,我也不明白為甚麼自己一定得這樣。修大法後,這答案慢慢明晰起來——問題出在我內心的不自信,不認為自己是很好的人。我知道這只 有通過修煉才能夠改變。」

隨著修煉心性昇華,德魯去掉了這總是試圖抓住別人注意力、顯耀自己的習慣,內心越來越明淨。「這是我人生中非常奇妙的變化,現在我以純淨的心唱歌,心裏只有觀眾,想幫助他們,不再是以前的『嘿,看我的!』只為自我感覺良好。」

作為一位歌曲作家,德魯認為寫一首歌,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好主題,一個能引人共鳴與你一起唱和的主題,而且要帶給人美好和光明的東西。德魯希望通過《在人生迷宮中的改變》這首民謠,與人分享大法的美好,分享自己人生的奇妙轉機。

「我 曾陷入困境而無法自拔——我在爭鬥和爭吵中總無法控制自己,這給家人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傷害。我想很多人都有類似的經歷,人們也不想這樣,到衝突擴大到無法 收拾,每個人都憤怒而悲傷,沒人想這樣,但無法抑制,渴望得到拯救,但沒有奇蹟發生。你能想像那種不能改變自己的無助與絕望嗎?」

我丟掉了羞恥
希望被撕裂、玷污
再也無法復原
再也不能改變

「這就是我當時痛苦的寫照。是大法改變了我,挽救了我正在分崩離析的家庭,你即將失去的一切復又挽回,可怕的煎熬消失無蹤,人生重現光明。」

改變,改變,誰能改變
法輪大法好!
將我在人生的迷宮中改變

「絕境中獲得拯救,這是怎樣一件美好、奇妙的事情!我永遠都無法回報大法的恩德,這是生命最大的、最美好的感恩!」德魯用自己的經歷譜寫了這首民謠。

中國母親,請告訴我這一切是為甚麼?

然 而,這帶給億萬人身心重生的高德大法卻在其發祥地中國受到中共的殘酷迫害。當德魯聽到這消息時,感到極度震驚。「有人就因煉功被迫害致死?就因為他們和我 一樣修煉真、善、忍?我簡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我天天查看互聯網,看情況是否有好轉,但被迫害致死的人數還在不斷增加。讀著他們的遭遇,我感到痛苦窒息、 禁不住落淚。」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忌和對權力的偏執,發動了對中國上億真、善、忍修煉民眾的全面迫害。在其「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入勞教所、監獄,被酷刑和毒藥摧殘,無數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政府控制的媒體製造著各種邪惡的謊言,中國人在被欺騙、毒害,慘劇每天都在上演著。一個極權主義政府煽動群眾對另一個被宣佈為非法的團體的仇恨不是一個新手段,幾十年前希特勒就用同樣的手法殘殺了六百萬猶太人。告訴中國以及世界真相非常重要。」

一 批又一批的西方法輪功學員,跨越千山萬水,不遠萬里來到天安門廣場,希望以誠摯的心喚起世人心中尚存的良知。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四日,德魯和其他四十多位來 自世界各地的不同族裔的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展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和平請願,呼籲停止迫害,卻遭到中共警察的殘暴毆打、扣留與驅逐。

從此,德魯開始用自己的音樂天賦向世人講述正在中國發生的悲劇。二零零四年,德魯作詞、作曲,創作了《中國,我的母親(Mother China)》:

一個古老的世界
不久前還承載著絲綢之路的繁榮
那裏有聖者留下的五千言
有鮮為人知的五千年奇觀
中國母親,請告訴我
去哪尋回你的美德
你哺育的善良好人正被毒打、折磨、強姦
這一切是為了甚麼

……

中國母親,請告訴我
我無法理解
他們為你堅守美德,卻遭誹謗、殘殺
高山知這冤屈
大河為之悲泣
這錯太遠太久
為甚麼會發生這一切

歌中講述的故事令聞者無不為之動容,引發廣泛共鳴。《中國,我的母親》贏得二零一零年世界歌唱大賽風雲榜(Billboard)全球五百強榮譽獎,收入這首歌的專輯《回家的路(On My Way Home)》也多次獲得格萊美獎提名。

「法 輪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即便不修煉,一個人遵從這原則也會從中受益。攻擊這原則,就等於告訴人不能做好人,人該做壞人!這就是為甚麼沒有一個正常 社會的人贊同迫害法輪功,他們都認為迫害這群努力做好人的善良人,這太瘋狂了!」德魯認為,「中國人被剝奪了做好人的權利,並因此遭受迫害,這是一個可怕 的不公!」

迎接萬物更新的春天

《海水變甜的時候》是德魯演唱的另一首流傳很廣的歌曲,他深沉、殷切的歌聲和其中蘊含的深邃內涵直及人心靈,令人潸然淚下:

海水為甚麼那樣鹹
一位詩人如此感歎
那是人類億萬年淚水的匯聚
那是人間世世代代苦難與辛酸
我盼望有一天
海水由鹹變甜
那是世間善良的人們
終於迎來萬物更新的春天

海水為甚麼那樣鹹
相傳中聖人留此真言
那是佛陀流下的慈悲眼淚
因為天國兒女墜落塵凡
我盼望有一天
海水由鹹變甜,
那是億萬落凡的兒女
終於歡聚佛國仙苑

這首歌道出了億萬年的輪迴輾轉中迷失的生命在紅塵苦海中的掙扎,唱出了忘卻了真正的家園與歸路縈繞於靈魂中的鄉愁與淒苦;這首歌告訴人,我們都曾是天國兒女,慈悲的神佛一直在不離不棄地期待、呼喚著我們——流落塵世已久,該回家了,切莫錯過這萬古的機緣……

德魯與全世界法輪大法弟子一道,為制止這場人間浩劫,為迎來所有人都能自由修煉真、善、忍的萬物更新的春天而不懈地努力著。

 


http://www.youmaker.com/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簡陽)
 
, , , , , , , , ,

yun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