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期2011/02/17)

 

?" 
法輪功弘傳全世界,讓無數人身心受益。(Getty Images)

 

文 ◎ 宇新

 

去年11月底,美國最年輕的「漸凍人」16歲的賽布琳娜去世。琳娜曾備受世人關注,從得病到過世僅一年多。「漸凍人」是一種不治之症,被稱為世界五大絕症之一,在人類醫學史上迄今沒有治療的經驗和方法。 

在世界著名的學府哈佛醫學院卻有一位身患此病的學者,沒有藉助任何現代醫療方法,輕而易舉的戰勝了這種疾病。這種奇蹟是如何發生的?經由訪談這位醫生,終於揭開了這起奇蹟的面紗。 

這位醫生的名字叫汪志遠,在國內當了25年的內科醫生。他的妻子牟琪琪是神經科醫生,也行醫多年,夫妻倆在醫學界同負盛名。

 


汪志遠夫婦接受新唐人電視台〈細語人生〉主持人宇新訪談,分享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大紀元)

 

跌入深淵 四處求醫 

「漸凍人」病,醫學上叫「肌萎縮側索硬化症」。這種病發病很快,從肢體的遠端,如手、腳開始,慢慢向上發展到胸肌,到晚期,病人要依靠呼吸器維持生命,還會有很多併發症。患者最後會肌肉萎縮,皮包骨頭,無力呼吸而死。迄今為止,無論是古老的中醫和現代西醫,尚未找到治癒這種疾病的方法。 

這種病遍佈全球,患者平均存活3到5年,最長的一例活了15年。全世界每年出現約12萬例,大約每10萬人口中有6個患者,中國約有20萬。發病年齡從十幾歲到八十幾歲都有。 

80年代後期,汪志遠在國內擔任主治醫生期間,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患上了這種可怕的疾病。半個月不到,他的體重就從150多斤減少到118斤。全身無力,從一樓走到二樓都昏,出門就要坐車。記憶力差到連自己家的地址都經常忘記。 

汪志遠心情沉重,精神幾乎完全垮了。妻子懷胎十個月期間,他都住在醫院裡面。甚至孩子的出生也沒有改變他壓抑而絕望的心情,對未來幾乎不再抱任何希望。他到處想辦法,想找到治療的辦法,家裏的事情都不管,脾氣也很壞,跟以前判若兩人。他的妻子感到,今後這個家庭只有靠自己一個人了。 

「當時我在北京診斷出來這個疾病的時候,我在醫學醫院裡就看到,一位空軍工程部,30多歲的中年人,男性,在入院之前還在石景山爬山。入院以後3天,就不能呼吸了,就靠機器維持。我見到他的時候,他在床上躺了3年,就全靠呼吸器。」 

自己和妻子都是醫生,朋友、同學大部分是主任、副主任以及教授,醫療條件很方便。汪志遠不死心,於是遍訪國內在這方面有研究的各大醫院。此外,他還研究中醫、氣功…… 

但所有這些努力都沒有結果。他只能眼看著自己的肌肉逐漸的萎縮。 

異國求醫 完全絕望 

看到在國內實在找不到治療的辦法,汪志遠的妻子牟琪琪就來到了美國來。因擔心自己埋骨在異鄉,汪志遠一直不願出國,在妻子到美國3年後,汪志遠才來到了美國。 

在美國一年半後,汪志遠消化道大出血,當時血壓已經到0,就是休克,輸了6個單位的血才搶救過來。這次出血之後,因害怕HF感染,他們又不敢輸血,所以當時汪志遠的血色素就只有6克,連正常標準的一半都不到。 

血色素是攜帶氧的,當時他腦子完全沒有記憶,實驗室的東西記不住,回家也記不住。回到家就像完全癱掉一樣,只有躺在床上,什麼事都做不了。 

妻子牟琪琪回憶說,哈佛醫學院是世界一流的醫院,很多最尖端、最新的成果都是從這兒出,但是仍然沒有根治的辦法,所以她知道這個疾病是沒有希望的。「我知道今後不可能靠他了,只有靠我自己了。當時我跟朋友說,他只有回去了。」 

絕處逢生 創醫學奇蹟 

眼看著已走投無路,但汪醫生仍未放棄求生的本能。就在這最艱難的時候,他接到了一封國內的朋友寄來的信。 

在國內時,因身體原因,汪醫生和幾位對氣功感興趣的朋友,曾上青城山、峨嵋山等地,走遍名山大川,尋求人類特殊的方法、功夫,但一直沒有找到。出國之前,他們相約,誰要找到了,互相轉告一聲。 

「這是我國內一位朋友,他長期研究氣功。他寄來一封信,他告訴我,說他學了法輪功,煉了半年,感到這個法輪功是最好的,是真正高層次的功法。他說這個功法是真正的上乘的、高層次的功法,這是可以強身健體,並且可以修到很高層次。」 

得到這個消息,汪志遠趕緊去找。在麻省理工學院,找到了法輪功學員辦的九天的學習班。抱著探索的心理,汪志遠參加了當時的九天學習班。 

去了以後,法輪功的神奇讓汪志遠大吃一驚。

 

 

汪志遠與妻子行醫多年,在醫學界同負盛名,但卻對自身的病症束手無策,直到修煉了法輪功,才重新尋獲生命的義意。(大紀元)

 

「這是我去了以後親身感受到,我真是不敢相信。第一天我們去參加班,就聽李洪志師父講功法的錄像,我們看李洪志師父講課的錄像,看了一個多小時以後,別的人來教功。那就這樣一個學習班,我在往那兒一坐就感到滾滾熱流從頭熱到腳,那個能量場之大,是我從來沒有想像過的,而且我坐在那裏,無緣無故的眼淚直流。」 

第一天,大家安安靜靜坐在那看錄像,但汪志遠感受到一種非常強大的能量場,非常舒服的一種熱流、暖流,從頭到腳滾滾熱流,一陣一陣的來。另外,他老找廁所,老往廁所解小手,回去的時候,他還發現一個讓他特別驚訝的現象。 

「當時我的血色素只有6克,又是肌肉萎縮,我當時還有其他的一些病,包括尿結石這類的。我在哈佛的實驗室忙忽了一天,要是往常的話,那時已經到了半夜的11、12點,已經非常的疲勞了,其實我往常也堅持不了那麼長的時間。可是回去的那一天,就感到人的腦袋就那麼的清醒、眼睛那麼亮、耳朵那麼清醒,眼睛非常有神,渾身感到輕鬆,很有力量。哎呀!已經有十多年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第一天往回走的路上,汪志遠認識到,這個功不得了。他當時的感受是非常驚訝、非常感動。就這樣接著煉,三天、四天,四至五天的時候,他全身難受的症狀全都沒有了。 

「我的胃、十二指腸剛發生過出血。還有規律的痛。這些症狀第四天或五天就沒有了,而且身體其他的不舒服的症狀也沒有了,就感到一天人總是有一股熱流在包著自己,很暖的、挺舒服的那個樣子。接下去再煉,煉了大概不到三個月左右的時間,身體完全恢復了。」 

不光是症狀消失了,他的體重也增加了,精力、記憶力各方面都恢復了,肌肉跳動、肌肉萎縮、肌肉無力全都沒有了。紅光滿面,血色素從6克恢復到正常。從醫學上來講,這個血色素的紅細胞要120天一個週期,他煉了三個月才90多天,最多還不到100天,就完全恢復,完全是一個奇蹟。他的體重恢復到二、三十歲左右那個健康狀況,感覺年輕了十多歲。 

後來,汪志遠到麻省總醫院工作。因為新參加工作要進行系統的身體檢查。檢查發現,他完全恢復了。《波士頓環球報》記者聽說此事來採訪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他看到汪志遠正在跑步。 

超常科學 健康身心 

就這樣,修煉了法輪功後短短的時間內,汪醫生患的不治之症「進行性脊肌萎縮症」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被攻克了。 

現在汪志遠精力比以前更旺盛。晚上睡上5個小時左右就夠了,以前睡十幾個小時都暈暈呆呆的。一個嶄新的、比原來更有活力、更有生意的世界展現在汪志遠面前。 

汪志遠說:「從當前的科學方法沒辦法解釋清楚的,為什麼?這是超常的科學,就像歷次人類發展發掘出來新的科學發現一樣,在剛出來的時候,人們都不理解,逐漸的才認識到,法輪功也是這樣。首先是實踐,您親身確確實實體會到袪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對吧!那麼您通過修煉下去,您也慢慢會看到其他的優點,但是至於怎麼樣,為什麼會這樣?那我想留待後來人們研究。」 

汪志遠認為,人體本來有一套適應大自然,抵禦外面惡劣環境的一套功能。但是人們隨著年齡的增長,思想愈來愈複雜,社會環境也很複雜,影響人,使人體的這套功能失調了、不平衡了、被破壞了。法輪功能讓人體的這套功能恢復、歸正正常最佳水平,甚至是更佳的水平。 

法輪功通過兩個方法:一個是一套系統的演煉方法,調整身體,增加人體能量。另外一個是通過修心的方法,使人可以變成一個極其思想純正、品德健康的真正好人,讓人達到真正健康的狀態。 

高德大法 全家受益 

汪志遠的妻子牟琪琪也參加了法輪功的九天班。她過去患有胃潰瘍,飢餓時疼痛,進食時疼痛加重;另外還有頸椎的毛病。她的脖子增生引起腦血管的狹窄。「當時如果我睡覺,我往這邊躺,我這邊的手臂會麻木,往這邊躺,這邊手臂會麻木,所以我只有仰臥。當時在劍橋有一個李洪志老師的九天班,就是法輪功的九天班。我參加九天班的第一天,失眠的問題就一下解決了,我從那之後再也沒有失眠。」 

看到兒子、媳婦都從法輪功受益,汪志遠的母親也開始煉法輪功。在修煉之前,他母親曾有肺癌、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等嚴重疾病。神奇的是,僅修煉一個月,這些病都好了。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1999年7月份,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動用國家機器,殘酷打壓、迫害法輪功,不讓民眾修煉。在中共的迫害下,汪志遠的母親被迫停止了修煉。結果,半年後,所有的病又回來了。2000年,老人家因此去世。 

從迫害開始到現在,在中國大陸,還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監獄、勞教所、洗腦班,遭受酷刑,甚至被關到精神病院,被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更加駭人聽聞的是,國際獨立機構的調查發現,中共對法輪功進行了極端殘暴的活體器官移植。目前這一事件已在國際曝光。◇

本文網址:http://mag.epochtimes.com/b5/213/9053.htm(新紀元週刊)

 

, , , , , , , ,

yun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