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都靈冬奧會雪橇滑雪銅牌得主、拉脫維亞雪橇國家隊成員馬汀斯•魯本尼斯。(圖:明慧網)
明慧記者荷雨、諾娜美國紐約採訪報導
 
提及東方古老的修行,浮入人腦海的,多是出世的青燈古剎,入定的打坐,可這與風馳電掣的奧運雪橇極速滑行是怎樣的一種對比,似乎風馬牛不相及,又如何能聯繫在一起的呢?

奧 運男子單人無舵雪橇銅牌獲得者、拉脫維亞國家隊成員馬汀斯•魯本尼斯如此描述自己的體會:「你可試著想像,以一百四十公里時速的滑行,你可能只見到一陣旋 風。修煉法輪功以後,在雪橇上,我能清楚感知到自己在一圈接一圈的滑道上要做的所有事和全過程──猶如進入一條時間隧道,那由無數個靜止瞬間構成的連續運 動像一場與時間的對話,那感覺很奇妙。」

繼二零零三年奪得無舵雪橇世界杯賽銀牌之後,馬汀斯在二零零六都靈冬奧會上再獲男子單人無舵雪橇銅牌。這是拉脫維亞自一九九一年脫離前蘇聯成為獨立民主國家後取得的第一枚奧運獎牌,馬汀斯也因此成為該國家喻戶曉的人物。

二零一三年初夏的五月,馬汀斯與來自世界五十多個國家的八千多位法輪功學員共聚紐約曼哈頓,慶祝法輪大法傳世二十一週年,呼籲制止中共對正信的迫害。在活動現場,馬汀斯欣然分享了自己的傳奇人生經歷和在法輪大法修煉中的感悟。

 

馬汀斯的中國緣

個頭高高大大的馬汀斯出生於波羅的海東岸的拉脫維亞。小時候的他就對有關中國的書籍和功夫片情有獨鍾;長大後,那風光秀麗、古風猶存、充滿神秘與文明智慧的中國成為他心中的聖地,任何有關中國的消息都會吸引他的注意。

然而這個世界離他的夢想漸行漸遠,競爭激烈的運動員生涯給他形成的觀念是像鯊魚一樣尖利,身心俱憊中,他越發變得內向、自閉。「當時我在是否退出競技的邊緣掙扎,因為我看到運動變得多麼商業化,已淪為一種為了金錢、名利的爭鬥。對我而言,這一切已無意義。」

就在這時,與中國有著不解之緣的他,在零五年春天幸與法輪大法相遇。

與大法相遇的奇蹟

「修煉大法一年後,在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就贏得了第一枚奧運獎牌。儘管從沒想過要通過修煉得到常人社會的甚麼,但我確實經歷了所有的奇蹟。」

馬汀斯為這世間還有真、善、忍如此美好的原則可遵循而震撼、欣喜。「我改變了原先無論如何都要成為最好的想法,我相信無論做甚麼事,只要遵循大法的真、善、忍原則,自己就能變得越來越好,以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在這條可無限上升的道路上,我有無限巨大的空間提升自己!」

「這 時在雪橇上的我,已沒了以前與其他運動員競爭的心理,競賽成為一個戰勝自我的美好旅程,一個與自我的美麗競爭──我可以有樂趣、有喜悅,可以向觀眾展示運 動只是一個遊戲,運動的起源本是遊戲,而現代人卻常常將其視為一場『冷酷的戰爭』,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及周圍的一切皆因內心的改變而發生著奇妙的變化。

馬 汀斯變得開放、友善,有了更多朋友,跟其他運動員在一起,也可以談論很多很多的事情,而不再有甚麼需隱瞞。以前出於競爭,他總在擔心,喜歡躲在沒人看到的 地方造自己的雪橇,因為「這是我的雪橇!」而現在,賽前他就把自己的寶貝雪橇放在那兒,「你的雪橇真棒!你是怎麼做的呢?」 任何人都可以過來看看,沒有任何秘密。

有意思的是,馬汀斯沒有受過有關工程教育,卻完全靠自學,憑心的感覺造自己的雪橇。「只要我覺得不 錯、能行,造出的雪橇準就好使,而別人卻無法理解我為甚麼要這樣做。我坦然與他人分享自己最好的東西,不再擔心會失去甚麼。因為學習他人的辦法固然好,但 我明白必須走自己的路,根本的是提升自己的境界。如果只是一味仿效,充其量也就是達到別人的水準,而難有更大的突破。」

「以前的我,是全身 心、全力以赴地工作,除了比賽還是比賽,經常長時間離家,回家後也忙著一大堆自己的事要做,對家人沒有多少照顧,對家人也並不太重視。而大法讓我明白了應 該為他人著想、先他後我,我修煉後第一個大的變化就是抽時間陪祖父母聊天,努力在日常生活中照顧他們。」

修煉前,運動傷痛如影隨形地糾纏, 除背部的嚴重問題,他的其它部分也有損傷,可修煉法輪功幾星期後,他就感到了身體奇蹟般的變化──所有的疾病和傷痛都不翼而飛了!「我不再需要藥物,這些 年來,我甚至沒再做過按摩理療!法輪功的柔和功法和打坐絕對是健身、保持身體巔峰狀態的最佳方式!」

「大法的原則更使我頭腦清晰、理智,對事物更能做出理性判斷──對該做這還是做那、怎麼做更好,我不再因利益搖擺不定,對重大事情更易做出正確決定。」

人生的抉擇

二零零六年三月,當馬汀斯從都靈冬奧會凱旋歸來不久,正被鮮花和讚譽擁簇的他被一條關於中國的新聞所震驚,中共政權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的消息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陸 續在國際社會曝光出來的那正在發生的觸目驚心的人權迫害,令馬汀斯意識到以前自己頭腦中的中國畫面並不完整,於是繼續搜尋、跟蹤有關中國器官移植的消息。 當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聯合發布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獨立調查報告時,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令馬汀斯再也無 法安然埋頭訓練。

「我出生在前蘇聯占領區,在蘇聯解體前那段時間,我就看著媽媽為我們國家贏得思想與言論自由而忙碌,長大後,我真正明白了自由意味著甚麼。」馬汀斯意識到現在是自己為信仰自由挺身而出的時候了。

二 零零六年四月,由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發起,海外各國數百位政要、醫生、記者、律師等各界社會精英組建了「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 以徹查中共滅絕迫害法輪功的罪行,制止殘酷迫害。二零零七年,在距北京零八年奧運一年之際,CIPFG發起全球人權聖火傳遞活動,以彙集一切正義力量抵制 中共借奧運迫害信仰、踐踏人權,制止中共反人類的暴行。

馬汀斯決定從繁忙的集訓中抽身參加聖火傳遞活動,擔任歐洲聖火傳遞大使。

點燃聖火

二 零零七年八月九日的夜幕降臨之際,奧林匹克發源地希臘的首都雅典憲法廣場上聚集了來自歐、美、亞、澳四大洲的各界正義人士。在肅穆的人權聖火主題歌聲中, 歐洲聖火傳遞大使馬汀斯手中的火炬被點燃,開啟了為期一年的全球聖火傳遞之旅。這聖火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的一百多個城市傳遞,祈願人類摒棄邪惡、復興良 知,重歸神的意願。

馬汀斯在集會上發言指出,中共自竊政以來已造成八千多萬中國人非自然死亡,而自九九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史無前例的群 體滅絕。「我們到了一個人類歷史的最重要時刻,我們每一個人所說的每一句話、所採取的每一個行動都將留下永恆的印記,我們都對人類的發展負有重要責任,都 必須作出明確選擇──選擇未來生活在一個甚麼樣的世界,是充滿謊言、仇恨與暴力,還是真理、關愛與和平?」

從那時起,馬汀斯與全世界大法弟子一道,身體力行地投入反迫害,他期待著在中國成為一個有精神信仰、擺脫了共產黨桎梏的正常社會那一天,拜謁那片令他魂牽夢縈的法輪大法的發祥地。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8/當奧運滑雪選手與古老東方修煉相遇(圖)-274558p.html
, , , ,

yun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