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期  2010年3月4日  作者: 李唐峰

楊碩英演講時邀請聽眾上台體驗肌肉測試。攝影: 楊碩英提供
 

曾在1990年代,將「學習型組織」引進亞洲華人世界,並促成海峽兩岸熱銷一千多萬冊《第五項修練》的主要推手──中山大學企管系楊碩英教授,5年多來親身驗證「肌肉抗力學」,並深入探索研究,有著許多切身的體會。

近三年來,楊碩英受邀至全台各地以「立即分辨好壞對錯的科學方法」為題進行演講,開啟許多民眾嶄新的視野與思考角度。很多人聽完以後和親朋好友分享,不斷加開演講場次,轟動的程度,可由楊碩英曾經在一週內連講7場的紀錄窺見一斑。 

「水結晶實驗」啟發了興趣

是甚麼樣的機緣促成目前在中山大學管理學院任教的楊碩英,接觸這個看似和其專業無關的「預防醫學」的新前沿呢?  

時光得回溯到2002年。當時一份《大紀元周報》上刊載了一個專題報導,上面寫著日本IHM研究所江本勝博士以高速攝影技術觀察水的結晶,證明良善的訊息 如感恩、善良、神聖等好的訊息,會讓水結晶形成美好的樣貌;而怨恨、痛苦、焦躁等不好的訊息,卻會讓水結晶呈現醜陋的樣貌。

楊碩英表示:「我在報紙上看到水結晶的報導後,覺得太神奇了,非常有趣。世界上有很多超常現象,但我們一直沒有機會使用科學方法來客觀地佐證,所以我一看到江本勝用科學儀器做出這個成果,自己也想要實驗一遍。」

楊碩英開始尋覓相關設備。他前往中山大學生命科學研究所,找到類似的顯微鏡、攝影設備以及攝氏零下5度的冷凍室,隨後開展實驗。無奈卻發生冰剛從冷凍室拿 出來後,準備觀察拍攝,結晶就融化掉了的情況。後來他才瞭解到,原來溫度必須是攝氏零下20度,而且所有設備、攝影器材以及人員服裝都得適應零下20度, 直接在冷凍房中進行拍攝才行。

「我們的條件實在不允許,根本做不出來。雖然我還是想要努力找,但是沒辦法,費用高得嚇人,只好放棄水結晶的實驗。」但,楊碩英的內心深處,還是希冀找到符合科學的方法來詮釋一些超常的現象。 

接觸「肌肉抗力學」 一步一步確實照做

一年之後,也是在《大紀元周報》上,一篇短文同樣吸引了楊碩英。文章介紹了一位科學家大衛‧霍金斯(David R. Hawkins)的研究。霍金斯表示,誠實、同情和理解能增強一個人的意志力,改變身體中粒子的振動頻率,進而改善身心健康;而邪念的頻率最低,當人想著 下流的邪念,就是在削弱自己。楊碩英見文後,立刻就買了霍金斯的著作《Power Vs. Force》來讀。

楊碩英開始與研究生一起進行實驗,並追溯這個領域的起源。「事實上,一開始我們在做肌肉測試的時候,也測不準,測不出來跟書上一樣的結果。施測者很努力地壓,受測者很努力地抗,結果搞得很累,都還測不準。」但楊碩英並不氣餒,想要親自實驗驗證的企圖心絲毫不曾動搖。

鍥而不捨的楊碩英馬上從美國訂購霍金斯的肌肉測試過程錄影帶,一步一步地確實照做。楊碩英非常有耐心:「你必須先跟著人家做,完全照著他的方法、條件去實驗。不能沒試過就依據心中認定的觀念說不可能,這不符合真正的科學精神。」

果然,參照錄影帶慢慢去做時,楊碩英發現一些關鍵:「他們在測試的時候是很輕鬆的,不像我們是盡全力在壓,壓幾下就累得不行。當我跟著影片調整,就慢慢地越做越準確。他們做出來的實驗結果,我跟我的研究生也可以做得出來。」

現在楊碩英演講時,主辦單位會協助準備一些實驗物品,像是兩顆看起來十分相似的蘋果,但一顆來自有機店面,一顆來自平常菜市場,表面上卻分辨不出來。「我 事先都不知道哪個是有機的,但是現場都可以馬上測出來。現在每次做測試還是會覺得這方法真神奇、真準!越做對這方法越深信不疑。」楊碩英開心地表示。

開放地探索未知 才是科學態度

然而,總是有人不相信這類超常的現象。楊碩英在班級課堂或演講場合上,不免碰到許許多多來自學生或聽眾的挑戰。很多人一聽到壓手實驗的神準時,馬上顯現出 一副「我不相信」的樣子。楊碩英對此表示:「現在很多人,尤其是一些自認為講求科學的人,對於自己不能理解或解釋的現象,連人類最基本的好奇心都沒有了、 連想要多瞭解一下或嘗試看看的心都沒有了,立刻依據自己先入為主的觀念加以否定。」

「我認為科學最重要的是始終要抱持一種開放的態度,開放地對於未知充滿著好奇心、開放地提出各種可能的假設、開放地尋求各種可能的驗證方法、開放地不斷探索真相,更重要的是,開放地挑戰自己認為理所當然正確的理論、觀念與方法。」楊碩英加重語氣地表達了他的看法。

他以光譜為例:「人類眼睛可以看到的光線,在整個光譜中所占的比例極小。有太多的光是我們看不見的,像是X光、紅外線、微波、紫外線、伽瑪射線等等,還有 更多是現有儀器都沒辦法偵測到的。你如果說『我看不見,或儀器測不到,所以它不存在』,那不和井底之蛙一樣了嗎?所以實證科學如果缺乏這種開放的態度,就 容易流於狹隘,受限於傳統的典範而無法拓展前沿。」

楊碩英語重心長地嘆道:「現在很多人用一套所謂嚴謹的科學方法去否定他不能驗證的東西,這種人並不具備真正的科學精神。這也是一種迷信,太過『迷信科 學』、『迷信自己所相信的判斷標準』、『迷信自己能理解的科學方法』。而願意坦誠地去多瞭解一下超常的現象,並且以開放的心胸去試驗可能的驗證方法,才符 合真正的科學精神。」

在美國讀博士的時候,楊碩英非常訝異於有不少西方人對中國的《易經》很感興趣。完成博士學位後,他立刻到圖書館找到一本從德文版翻譯成英文的《易經》: 「我才看了序,就非常感動。寫序的是鼎鼎大名的心理學家榮格(Carl Jung),他說以他這樣的身分,實在不應該為這種書寫序,但是想想自己已經80多歲了,這個時候不說真話那甚麼時候才要說?榮格自己就用《易經》做了很 多實際上的驗證,發現《易經》實在太神奇了!」 

對肌肉測試深信不疑的原因

就像榮格深入實證《易經》,越實驗越相信;楊碩英也是在實證研究中,逐漸由存疑到堅信。在受訪過程中,他提到非常多讓自己越來越相信這個方法準確性的例子。其中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是他測「小舅子的前世」。

楊碩英曾多次使用「肌肉抗力學」來測人的前世。有次在小舅子不在場的情況下,測小舅子的前世是誰。他以陳述句來實驗,從有沒有前世問起:是不是人類?是男 是女?前世是哪個地區的人?美洲、亞洲、歐洲、非洲?結果是歐洲。接著再測,前世是歐洲的哪個國家的人?英國、荷蘭、法國、比利時、德國、瑞士、奧地利、 波蘭、丹麥、挪威、瑞典、芬蘭、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只有在陳述「德國」時肩肌會鎖緊。再來,測試他前世的職業是甚麼?士、農、工、商......各 種行業測試後,結果是軍人。就這樣不斷測下去,最後得到的結果是「德國陸軍上校」。而且好幾組學生在不知道該結果的情況下測試,也得到相同的結果。

更令人訝異的是,當楊碩英打電話到美國把這個結果告知他的小舅子時,小舅子的反應是:「啊,怎麼這麼巧!你是第三個告訴我前世是德國陸軍上校的人。有一位西藏的仁波切和一位中國的高人也曾經告訴過我相同的事。」

去年楊碩英的小舅子回台灣參加小學同學會,有同學把當年的畢業紀念留言本帶來。沒想到小舅子一看,發現他當初在留言本上寫的是「納粹萬歲!」已年近50的他早已忘記小學寫過這句話,但現在看來似乎一切都不是偶然。

楊碩英表示:「你想想,世界上這麼多國家、這麼多工作、這麼多職位,透過這麼多不同的組別都測出『德國陸軍上校』這一結果,光憑機率來講,幾乎是幾億分之 一,近乎不可能的巧合。但肌肉抗力學就是這樣,重複測出同一結果,而且這個例子還被不同管道的結果印證,請問你要如何解釋這件事?當這類的例子越來越多 時,就由不得我不相信這個方法的正確性了。這就是為甚麼我越來越相信這個方法的原因,它是一個非常理性的實證研究過程。」 

誠實地進行實驗 更證明了它的準確性

還有個例子也令人印象深刻。楊碩英有次在課堂上請很多學生參與測試,每個人講出自己父親的名字,講兩個:一個是真的,一個是假的。然後由楊碩英與助教來做測試。前面好幾位學生都做得很準確,講出父親真名時,助教的肩關節就鎖緊,而講出假名時,助教的肩關節就鎖不緊。

但有位學生講出第一個名字後,肩關節鎖緊了,表示是真名;隨後馬上再測第二個名字,按理說這次應該是假名,肩關節這時應該是鎖不緊的。可是結果出乎意料,助教的肩關節還是鎖緊。楊碩英與助教感到很奇怪,再測一次還是如此。

沒想到,這位同學才是真正大吃一驚的人,她冒出一句話:「我現在真正相信肌肉抗力學了!而且也相信你們測試的時候非常誠實。因為我爸爸有兩個名字,剛剛那兩個都是真名。」

楊碩英表示,這個例子不僅僅是驗證肌肉抗力學的準確性,更告訴大家,他與研究生在實驗時,都是很誠實的:「我們不會想說第一個名字是真的,第二個名字就一定是假的,就用力把它壓下去,我們不會這樣。」

有些人建議用機器或儀器來進行肌肉測試,測定肩肌抗力的大小。對此,楊碩英表示,這是不可行的。他多年來研究肌肉抗力測試發現,施測者、受測者、周圍環境 與議題,都會影響測試的結果,越「正」測得越準;而且施測者與受測者之間會形成一種類似電場的連結,當接收到負面訊息或錯誤陳述時,電場的連結好像會突然 斷電似的,使肩肌瞬間鬆鎖,這與肩肌抗力大小無關,所以用機器或儀器無法進行這種測試。

測試「意外失靈」 就是學習機會

當然,「肌肉抗力學」的發展不過數十年,其實還在萌芽階段,所以有時會失靈,但是每一次的失靈卻是楊碩英學習並突破的機會。

曾經在某一次演講中,有位聽眾帶來一個自己家種的水果,且表示他家種水果是完全不使用農藥的。

但是,楊碩英以陳述句測試「這個水果上頭有農藥」時,肩關節卻鎖住,表示水果上有農藥,楊碩英與聽眾都感到難以理解。有的人這時候可能會認為,肌肉測試不 準確了,但是具有強烈信念與信心的楊碩英不這麼認為,還是請大家一起思考有甚麼可能原因。沒過多久,這位聽眾突然表示,他家隔壁也在種水果,而隔壁人家是 灑農藥的,因此有可能是自家的水果被隨風吹過來的農藥沾染到。

就是經過這樣一次又一次地學習與突破,楊碩英快速累積了肌肉測試的經驗。 

以肌肉抗力測試 協助人們辨認歸正之道

楊碩英這麼勤奮地研究這套方法,目的是甚麼呢?他以英國青少年暴力的社會亂象為例,侃侃而談他對於未來的期盼。

英國社會青少年暴力日趨頻繁,近十年英政府在防治青少年犯罪方面投入超過30億英鎊,也出台不少新法律,但暴力青少年人數卻越來越多。2008年時,電影《哈利波特》的配角羅布‧諾克斯(Rob Knox),就是在倫敦被一群素不相識的暴力青少年刺殺身亡。

「英國許多學者專家都在努力解決暴力青少年的問題,但暴力青少年人數為甚麼卻越來越多?問題在於他們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為何!」楊碩英透過反覆的肌肉測 試,發現問題出在這些暴力青少年常常聽某一種重金屬音樂。其實,不論是江本勝或是霍金斯的研究,都已經證實重金屬音樂對人類的身心有非常不好的影響。楊碩 英表示,這已經是全人類面臨的一個嚴重問題,但主流科學對於這方面的研究發現,卻根本不予理會。

不只是重金屬音樂,楊碩英的研究發現,現在許許多多的音樂、繪畫、電影、電視節目、表演藝術、書籍、報章雜誌、教育方式等,其中包括許多備受學者專家們推 崇的作品、理論、觀念或學說,甚至楊碩英原本也認為是很好的,測試的結果卻是對身心有害的。不管施測者或受測者多麼支持,如果被測物是不好的,答案永遠只 有一個結果,非常客觀、具有重覆性。

在開放多元的社會,楊碩英認為,更需要一個「可以讓我們判斷真正好、壞」的方法,而「肌肉抗力學」就是這樣的方法之一,能夠非常客觀地協助人類分辨甚麼是好、甚麼是壞、甚麼是對、甚麼是錯。

楊碩英之所以願意投入這麼多心力四處演講,就是希望透過肌肉測試協助人們把變異的、錯誤的觀念糾正過來,進而把人心歸正。他表示,已經有博士班研究生與其討論,如何更具體地去設計實驗,用一些可以實證的儀器來跟肌肉測試結果做印證,以提高人們對於肌肉測試結果的接受度。

此外,楊碩英計畫寫書,從最基本的食物辨識開始,一步一步地把「肌肉抗力學」的知識與正確做法傳播給社會大眾:「我覺得時候真的到了,我真正的目的是希望 透過這個方法,協助歸正整個人類社會變異了的判斷標準,包括文學、藝術、媒體、教育、科學、管理各種領域,都需要歸正。」 

辨認「來到世間的目的」與「超高正能量的事物」

歸根結柢,楊碩英認為肌肉測試對人類最有價值的應用有兩項:其一是幫助人們辨認他「這一生來到世間真正的目的」。他認為:「如果我們為了一個不是真正目的 的目的,花費了許許多多的心力與寶貴的時間努力去實現,豈不白白浪費了寶貴的一生?」所以楊碩英認為這對人類是極有價值的一項測試。

他在許多場合請人們陳述自己認為的人生目的然後予以肌肉測試,像是:來幫助他人、服務社會、貢獻所長、實現某項願景或理想、使家人平安快樂等等,測出的結 果竟然都是No;但如果陳述某些修煉之類的目的,測出的結果幾乎都是Yes。備受日本企業家們尊敬的京瓷創辦人稻盛和夫,曾深入探究人類生命的真正目的, 他認為除了提升心性,也就是修煉,別無他途。和肌肉測試的結果如出一轍。

其二是幫助人類辨認出「超高正能量的事物」,因為人類只有經常接觸超高正能量,才有足夠的力量歸正,才能進而提升生命的層次。這也是後來大衛‧霍金斯研究 的重心之一。而楊碩英所領導的研究室這些年來測到的超高正能量的事物極少極少。他特別舉出一例:來自美國紐約的「神韻藝術團」表演,更是極其珍貴,蘊含了 極高的正能量,根本測不到頂。

5年多來累積的經驗,即將化為更進一步的行動力。楊碩英將盡一己棉薄之力,透過肌肉抗力學,協助這個世界走向歸正之路。

文章連結: http://www.watchinese.com/%E5%B0%81%E9%9D%A2%E6%95%85%E4%BA%8B/2010/1940?page=show

, ,

yun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