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接上文《人類文明與人體生命之正見(五)》))

3. 預言中的今天──「隨其自然」新解與「大隱隱於市」

現在是該回到開頭那個問題的時候了。

人到底從何而來?人生意義到底為何?對這種問題的探索可以說是人類的千古之旅。即使是那些只重視物質生活的人,或者信奉享樂主義、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在喧嘩過後的空虛中,是不是也帶著由於對生命目的不清楚而伴隨著的惆悵呢?

其實對任何一個人而言,不管物質生活有多豐富,人的精神世界終究還是需要更深層的東西才能真正充實。區別只是有些人把自己精神領域的感受過早的麻木掉了而已。

1)「快樂」與「充實」的概念

古 往今來,多少仁人志士為了追尋這人生的意義而上下求索。他們不屑於世俗人們的及時行樂、「朝不慮夕」,也不羨慕達官貴人的披金戴銀、位高權重,總之,物質 利益的輝煌繁榮和現實生活的歡騰奢華對他們來說都是過眼煙雲。他們為了這對看似虛無縹緲的高貴精神的信仰和理想中的高尚生存方式,甘願放棄功名利祿、榮華 富貴,甚至在飛黃騰達之時急流勇退,進到深山老林去修煉。

說到高尚的生存方式,就不免要談及快樂與充實這樣的概念,這種幾乎每個人都要經常 面對和親身體會的事情。當我們沉溺於電腦遊戲,癡迷於賺錢的大買賣,陶醉於各種滿足自己慾望的一時之快時,我們在事件當時會感到許多的歡樂、激動甚至狂 熱。然而,事情過後,我們卻難免感到一種源自內心深處的深深悔恨和空虛負罪感:我們並沒有真正的得到快樂。那種激情式的歡樂是與良心、充實是相矛盾的,更 是與自己內心深處真正的自我所格格不入的。遺憾的是,即使我們事後當時會有這樣的意識和覺醒,卻難免當下一次誘惑來臨時,依然投入慾望的火坑。這樣反覆的 遍數多了,人也就漸漸變得對此麻木了,再怎麼墮落也不會有負罪感了,當然這是自己放縱的久了造成的,一開始時不會這樣。

有一位作家說過,物 慾是人靈魂的寄生蟲。其實,慾望的確是「外」在的,是獨立於人真正的自己之「外」的。表面看,它是在我們思想中的東西,然而它只是寄生在我們裏面的,當我 們意志越薄弱時,它就越能控制我們,汲取力量,甚至成為我們的主宰。當人被這種外在的慾望主宰著的時候,是無法真正自己當家的。

2)怎麼樣做自己真正的主人

普 通人,是難以真正從慾望中解脫出來的。真正做到坦然不執著於名利私慾的,能有幾人?這究竟是為甚麼?因為要做到這一點:真正讓人心從物慾中解脫出來,讓人 自己成為自己真正的主人,使心靈得到真正的解放,那就必須要有一個超出世俗世界的理去指導自己怎麼去實踐!否則,這個實實在在的名利的誘惑就擺在眼前,嘴 裏說放下、超脫,談何容易!

這種很難得、也很寶貴的、指導你怎麼去實踐的理,古人稱為「道」,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真 的是這樣的。現實的歡樂與激情,物質的享受,金錢權柄,聲名與榮耀,都是不實的,人生百年,彈指一揮間。不管你一生中錢再多、官再大,那又怎麼樣?你不免 衰老、不免得病,到了那一日,再撒不開手的東西你也帶不走。好比孩子們在沙灘上堆砌的砂土城堡,潮水一來,一切化為烏有。

其實何止人的一 生,整個人類社會幾千年的文明歷史,在漫長的宇宙演化中,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所以歷史上有捨棄萬貫家財、有捨棄高官、有捨棄王位而求道的。我們跳出固有 的觀念的框框,來看一看這些追求高尚生存方式的人們,其實他們才是真正的智者。因為他們的所為已經在為自己生命的永遠的利益而鋪路和投資了。他們追求的是 世界上永恆的東西,而不是瞬息即滅的真正幻景。這是人生真正的智慧呀。

幾千年來,一說起修道,人們不自覺的想起深山老林裏修行的隱士和廟宇禪觀的僧人道士。遠離塵世,戒律清規,強制不讓你接觸任何物質利益,從而讓你這顆心慢慢超脫出來。乍看起來,這是多麼痛苦的生活方式啊!

不過那不是必須的。有句話說,「小隱隱山林,大隱隱於市」,世上真的還有另外一種修煉方法:直指人心的真正大道!那就是上一小節提到的,悄然傳世的法輪功。

3)三句日常熟語中見真章

下面,我們將從中華文化裏面三個很普通但又非比尋常的詞語,來各從一個側面一窺法輪功亙古未有的壯觀:「隨其自然」,「清心寡慾」,「普度眾生」。

對 於「隨其自然」,我們往往認為隨其自然就是指對各種事情都馬馬虎虎,得過且過,不去努力工作,不能積極進取,不上進,一種很隨便的、大馬哈的表現。也往往 習慣於把那些求道者的日常生活歸為這一類,這也難怪,因為歷史上許多修煉人的確都是走了這條路,如佛祖釋迦牟尼放棄王位,邋遢道人張三豐不修邊幅,還有各 種放棄世俗中的職位和財富去出家修道的人。而「清心寡慾」呢,也是類似,放下錢財之欲,就是把錢財捨棄,或者施捨出去,錢財一空才算寡欲。

但 是呢,法輪功卻賦予了這兩個詞語全新的詮釋,讓修煉弟子們走了一條截然相反、不重視表面而重本質的道路,不重物而重心。在物質方面,修煉的人們可以最大限 度保持和常人形式一樣,但是在自己心性的修煉提高方面要求學員絕不含糊,而且遇到矛盾先查找自己存在的問題,做事情先考慮別人的感受。也就是說,修煉者不 但要真正實實在在的去修煉自己這顆心,還要不破壞自己原有的社會中的角色,甚至比自己修煉以前的工作做得要更好,與人的關係相處的更加和諧。而恰恰在和常 人社會的矛盾中,在尖銳的利益衝突,去直接面對,在把事情做好的同時,真正的使自己的心得到魔練和提高,明明白白的放下執著之心,而不是表面的物質。

這 樣做一方面,對於常人社會的影響方面,自己在社會上的工作、管理和交往的事情都會處理的更好。在做事上,剔除了自己為私的念頭之後,跳出紛繁的謎團,對於 那些自己理性的衡量後認為應該去做的事情,往往可以不帶包袱、坦坦蕩蕩的以更高效率和更高質量的完成工作,基本不受情緒波動和外界刺激的干擾。曾有一位我 的很親密的好朋友,正在海外攻讀博士學位的法輪功學員,談出了自己對此的深刻體會:「我們學習和工作中,人們總是想怎麼樣能給自己構造甚麼目標、願景或榜 樣,以提供持續前進的動力;然而修煉之後,認識到這些方法都是像師父講的妄圖通過‘數數’或‘守一’、‘意守’以入靜的那種小道,不解決根本問題,修煉後 習慣於採用的做法是:放下為私的和對結果的執著,對於這些內心深處理性上判斷出來需要做好的事情,只抱著一個最基本的對結果隨其自然的心態去做,內心深處 認識到應該做好即可,這樣以來包袱最小,而且往往效果更好,也不易被各種突發狀況干擾。就好比火車速度,我們過去一直考慮的是怎麼樣從燃料等方面加大動力 使它跑的更快,但是這些提升終究是有限的,而磁懸浮列車,離開地面一定距離後,受到的地面的摩擦基本沒有了,也就不需要去源源不斷人為提供動力去推動以抵 消摩擦了,只需要一個初始的衝量,就可以飛速的行駛下去,這恰恰才是釜底抽薪式的解決方法。而那個很簡單的初始衝量,也就是指我們抱著的一顆很簡單的‘我 應該把事情做好’的心態即可。」我的這位朋友自小學四年級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一直採用這樣的方法去學習和工作,高中時學習就十分出類拔萃,本科時他的成 績在國內一所頂尖大學更是穩居班級第一名,而且多次在英語、數學類和自己專業領域的國家、國際競賽獲獎,大四時十月份就已經拿到了國際知名學府的全額獎學 金的錄取。然而他卻一直都沒有像別人那樣起早貪黑去學習,也沒有背著巨大的包袱去煎熬,事事抱著平常心,對結果無求的態度,反而成績很穩定很好。據我所 知,這樣的案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並非個例。當然,需要補充一句,這裏並不是說提供動力的方法不必要,只是說修煉後給做好工作提供了一個全新的維度,不需有意 人為施加動力,反而可以巧妙的提供了一個常規方法所無法實現的更大動力。

這種修煉方法的另一方面,也就是修煉的方面,的確可以真正的使自己的心性提高上來,而不是像長期打禪入定當中,無關痛癢的狀態下清修。只會對修煉者要求更高了,要在直接的利益衝突和慾望誘惑面前,紮紮實實的提高自己的這顆心。

綜合這兩方面,這樣修煉起來反而會快很多,而且對社會沒有甚麼阻礙和壞的影響,反而淨化社會風氣,提高社會的各項正常事務的運作效率和質量。

下 面來看一下「普度眾生」這個詞語,它在人類文化中只怕已存在了至少兩千年之久,但是誰能真正理解普度眾生的真正含義呢?誰真正做到普度眾生了呢?宗教中, 比如佛教道教,要求弟子出家才能真正修煉,往往認為在家修的效果比出家修行差了很多;但是,人類社會要想維持,人類要想繁衍下去,又不可能人人都出家的。 而基督教,雖然裏面也有許多人在家的,不進修道院,但是仍然認為,富人進天國比駱駝穿過針眼還要難,可見實際上仍然認為保留著物質利益是無法真正修煉的觀 點的。所以傳統的宗教雖然讓人們認識了這樣的一個偉大的詞彙,但是卻根本無法真正實現。類似的,「大隱隱於市」這樣的說法也傳承了幾千年了,而法輪功才開 創性的真正讓學煉者們普遍做到了,他指出了人修煉的根本本質,將大法大道直接鋪開在了人類社會中,沒有職業階層的限制,人們可以安心的在家修,也可以出家 修,不需割絕家室,放棄產業。形式上已經提供了最大的方便,而對每個人,在修煉自己那顆心上面,又是最嚴格的。我所接觸過的和沒有直接接觸的每一個真正放 下心來修煉的學員,往往都說著同樣的話:「一入門師父就開始管我了」,或者「師父時時在我身邊」。前面一節提到的許多學員在家自學,卻頑症痊癒,惡習戒 掉,身心巨大昇華,這些都充份證明了李洪志先生自從傳功初期就莊重承諾和聲明的「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都是真實不虛的。這才 真正的兌現了在人間中流傳千年的「普度眾生」。

所以說,很多法輪功修煉者都說:法輪大法給真正想要修煉回天的人,指明了一條光明大道。

4)鄉關何處是?

千 古吟唱的唐詩《黃鶴樓》中所說:「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使人愁。」黃鶴樓給後人空留無限惆悵,眼前但見片片浮雲,來去悠悠,便如在紅塵中千年輾轉的人生。然而黃鶴去了何處?而鄉關又在哪裏呢?

法輪功中開門見山的講出了今天的人們都來自高層空間,掉落到人間而已,返回自己更高尚的世界中去才是我們在人世苦苦輪迴等待的真正意義。對於人從何而來,往何處去,人生為了甚麼,這樣的千古難題,法輪功揭示了真正的謎底。

今 天,這樣一群普普通通的人,他們中有白種人,有黑種人,也有和你一樣的炎黃子孫,他們遍布世界100多個國家,他們和你一樣,在內心深處有一種渴望,渴望 了解生命的真義,渴望變得更加善良,更加純潔,能為周圍的人們帶來更多的和諧與溫暖。他們從自己不同的境遇中,發現了法輪大法,發現了基於「真、善、忍」 的修煉。他們聽到了來自生命深處「真、善、忍」的呼喚,他們找到了人生的返本歸真之路。原來,塵世中五千年的輪迴往復,便只為苦苦等待今天大法的洪傳啊! 他們怎能不珍惜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呢?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7/人類文明與人體生命之正見(八)-259617.html

, , , , , ,

yun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