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接上文)

3. 整體性──盲人摸象要不得

亞 里斯多德、歐幾里德和阿基米德幾乎都是同時代的人。從那時候開始,西方科學似乎下定決心走上了分析和還原的路。「所謂分析,是指把真實的世界拆分成無限多 的、再不可分的、彼此缺乏內在聯繫的基本粒子;所謂還原,就是將萬事萬物(也包括人)看作一堆堆的活動著的原子的單純疊加,一旦了解了一個原子的結構和活 動規律,就掌握了一切。」

然而就算了解了「基本粒子」的規律,我們又需要多麼超巨型的計算機才能對那無限多無限小的「基本粒子」進行「疊加」?

其實,也許這不是必需的,比如:

我們人通過視覺去認識一片森林,我們不用一棵樹、一棵樹的輸入自己的思維,最後歸納出來這些樹木的數量達到了一定程度,所以這是一片森林,不是這樣的,我們一眼看去,這個整體形像就知道這是森林;

看一個照片,我們不必像計算機那樣,一個像素、一個像素的傳輸進大腦,而是一個整體的很模糊的感覺就能夠告訴我們照片裏的是甚麼了;

我們認識一個人,不需要去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手腳這樣逐個去辨認和識別,甚至在幾十米遠處,哪怕一個大體輪廓,或者背影神態,就能斷定這是自己認識的某某人;

……

總之,對我們認識具體事物和整個世界而言,那種一味拆分再組合,尤其是往往最後忘記或無力去組合的方法,並不是唯一的,也不是一種高效的方法。這種方法忽視了整體性。

《第三次浪潮》一書作者托夫勒在為《從混沌到有序》一書撰寫的前言第一句話就說:「在當代西方文明中得到最高發展的技巧之一就是拆零,我們非常擅長此技,以致我們竟時常忘記把這些細部重新裝到一起。」

當 代的一位核物理學家對於這種研究方法曾經有過這樣一段精闢的論述:「科學越發達,理論越艱深,學科也就越是高度的分化,人的專業知識面也日趨狹窄。如果你 問某位科學家的研究領域,他可能會說:我在化學研究院、物理化學分部、理論化學研究所、量子化學研究室、從頭計算方法研究組、從事多原子分子課題中位能面 計算工作。你盡可以和他討論‘從頭算’方面的問題,但倘若超出這個範圍,可能會使雙方都感到尷尬。一問,嘿然;又問,斂容;三問,正色;再問則拂袖而去。 這不禁使人想起一個曾在宮廷御膳房供職的廚師。他後來受雇於某大家。主人想以其資歷炫耀一番,命他燒製一桌宮廷筵席宴客,答曰不能,因他是專做宮廷點心 的。又令其製作一席宮廷點心待客。又答曰不能,因為他是為做某種點心專職切製蔥末的。也許當今從事各種專業工作的人中就有不少‘專門切蔥’的。」

「人 人都知道盲人摸象的故事,然而也許我們就在幹著類似的事。如果說,古希臘的亞里士多德還算是研究過‘大象學’的話,近代科學家們早就分別潛心於‘象腿 學’、‘象耳學’、‘象尾學’、‘象牙學’等分支了。而現代的博士生導師已帶領眾多弟子分兵於‘象腿學’中的‘象腳學’、‘象趾學’、‘象腿力學’等次級 分支了。」現代醫學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也是對人體缺乏整體認識的直接結果。」

在上個世紀下半葉,邊緣科學開始出現並迅速發展,實際上所謂的邊緣學科無非是研究兩個或兩個以上學科的交叉領域而已。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對我們已有的知識進行整合,那也不過是把「切製蔥末」和「和麵」的整合在一起,離真正做出宮廷御宴還不知相差多少呢。

4. 開放性──「六寸」以下的魚與坐井觀天

世界並不只有一個空間、一個層面,僅僅從最表面空間入手,眼見為實,先入為主,並不能得到正確的結論。這裏我們用開放性來概況科學應該突破不同的時空體系,而不是站在我們肉眼所見和一般感官所感的時空體系之內。

一位海洋生物學者以六寸的漁網網眼,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海裏網魚來研究海洋生物,最後終於得到一個「科學」定律:所有的魚都比「六寸」長!

人 的肉眼是侷限,可見光只佔整個電磁波頻譜的一小段,然而電磁波頻譜卻跨了二十個「數量級」。儀器的探測能力也是有極限的,量子力學裏面的測不準原理表明, 以我們人類當前所有的探測手段,無法同時準確的掌握微觀粒子在某個「準確時刻」的「準確位置」,這十分形像的詮釋了儀器和我們的觀測方法的極限。前文所述 的特異功能者超乎尋常的感知能力,更是讓我們感到,我們這個物質世界之外,是不是還存在著我們眼睛和儀器所看不見摸不著的客觀世界?

坐井觀天,眼見為實,是要不得的,真正科學的認識世界,是需要鼓勵「靈性」的。

當前,中國的科技發展是一個很典型的實例。

共產體制下的中國人,十幾億人口,六十年,卻無一個科學領域的諾貝爾獎產生!有人認為,是中國人本來就缺乏創造力,也有人開始自卑,中國人本來就不聰明,智力低下,還有人推測是中國人骨子裏有所謂的「劣根性」造成的。

其實歷史可以充份說明這一切。

中 華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了,也是世界上唯一的統一和連續的文明。中華民族在歷史長河中,一直起到了引領全世界科技和文化的作用,天文曆法,數學機 械,以及禮儀哲思,數不勝數的成果結晶一度領先西方數百年,甚至上千年,被說濫了的四大發明其實僅僅是中華民族輝煌成就之冰山一角而已。中國曆代文化,在 全世界備受稱頌,中國人獨特的聰明之處其實舉世公認的。尤其在國外的科研機構中,華人是很受歡迎的。

況且,多少華人一出國門即可得獎,這還不說明問題麼?古人云,橘生淮南為橘,生淮北為枳。

所以,中國人是十分優秀的民族,這一點無可非議。但是諾貝爾獎在科學領域,就沒有一個是「無神論」教育下的中國人得獎,這恰恰是由於共產體制和其唯物的世界觀對人靈性的壓制。

有 人做出過如下的犀利點評:「真正原因在於無神論和唯物論洗腦的中國人看不見就不會相信。然而真正科學家的責任就是去研究出人們所不知道的、以往所難以置信 的東西,而不是近在眼前、盡人皆知、短期得利的東西,只有這樣科學才能發展,人類才會進步!非得等別人做出來了、你看見了、相信了再去做,不是太遲了嘛! 老是跟著人家後面走,怎麼會得獎呢?你說你相信科學,聽起來很理智,實際上很不理智,你是在限制科學的發展。真正的科學家不會用有限的已知去否定無限的未 知!」

放眼今天的中國,像所謂的院士何祚庥這類只會去判斷「量子力學的運動規律」是否符合「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精神」,只會用「資產階級思 想」來否定愛因斯坦「相對論」,以「階級調和的變種」的政治帽子來攻擊梁啟超之子、設計了中國國防部、友誼賓館的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而致其鬱結而死的科 痞,都能在中國科學界獨佔鰲頭、肆意指點江山!學術圈也變得急功近利,和政治圈同流合污,那麼還怎麼指望中國的科學能有真正的發展哪?

5. 小結:認識世界的正確道路

只 有扭轉了上述四個誤區,重視真正的精神性、道德性、整體性和開放性的科學才是真正健康的科學,也是我們當今科學要突破的方向。也只有這種科學才是適應我們 人類發展需要的,對人類帶來最大好處的科學,能夠真正合理的認識我們這個世界的,否則人類坐井觀天又夜郎自大,忽視道德漠視生命,對世界一知半解就像肆意 改造山河破壞自然的話,那麼人類的前途是危險的,終將會走入自掘的墳墓。

作為我們每一個普通的個人,也只有擯棄科學的這種種誤區,才能真正的看清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獲取和接受對世界的真知正見。

(待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5/人類文明與人體生命之正見(六)-259615.html

, , , , , , , ,

yun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