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珍珠畫像。畫中的賽珍珠身著深綠色天鵝絨禮服。這幅油畫作於賽珍珠72歲高 齡,由美國畫家弗里曼‧艾略特(Freeman Elliott)完成。這幅油畫也是著名藝術家保羅‧卡勒(Paul Calle )於1983年為紀念賽珍珠女士而設計的肖像郵票的靈感來源。(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大紀元2012年06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詹妮美國費城報導)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東部雄鹿郡(Bucks County)一個名叫普凱西(Perkasie)的普通小鎮上,坐落著一位世界級文化名人的故居,這所名為「青山農場」的故居主人就是唯一同時獲得普利 策獎和諾貝爾獎的美國女作家賽珍珠(Pearl S. Buck),她於1973年逝世後就葬在故居附近,按其遺願,墓碑上只鐫刻著「賽珍珠」三個繁體漢字,一生功過但憑後人評說,足見這位美國女作家的個性和 對中國的特殊情結。



美國女作家賽珍珠的故居「綠山莊園」(攝影:連震黎/大紀元)

 



美國女作家賽珍珠(Pearl S. Buck)墓碑(攝影:連震黎/大紀元)


2012年6月26日是賽珍珠誕辰120年,位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賽珍珠國際組織(Pearl S Buck International)特別邀請《新紀元》雜誌社訪問賽珍珠故居,希望全球華人能更多地瞭解賽珍珠的故事。



賽珍珠國際組織的董事會主席David Yoder(攝影:連震黎/大紀元)


賽珍珠國際組織的董事會主席David Yoder 是賽珍珠慈善機構Welcome House領養的第一個亞裔混血兒童,他如今是美國一家大公司的人事部主管。David Yoder先生向記者介紹了他小時候跟賽珍珠在一起的美好時光。

那 是1948年的聖誕前夜,在美國一個孤兒院裡, 有一個兩歲的印度和美國的混血兒, 因為他的膚色和混血背景,孤兒院找不到願意領養他的家庭,幾經輾轉,孤兒院找到了賽珍珠,當賽珍珠聽到這個孩子的境況後,就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個孩子,成 為她領養的第一個亞裔混血兒童。她還建立了一個專門收養亞裔混血兒的慈善機構,為這些沒有人願意收養的孩子們提供一個溫暖家。

「賽珍珠領養 我的時候,她已經是快70歲的人了。在我眼裡,她就是一位慈愛的祖母,我在她的青山農場生活了兩年。她給我們講故事,教給我們中國文化,跟她在一起的日子 是那麼地美好,又是那麼的平常,以至於我從沒想到自己是多麼的幸運,直到我上大學後,當身邊的人聽說賽珍珠是我的祖母,我看到他們的眼睛裡充滿了艷羨。」



賽珍珠正在給萊昂Leon(坐著)和歡迎之家的第一個收助的孩子大衛David(站著)讀書。歡迎之家的孩子們都叫她“奶奶”(Gran)。(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賽 珍珠國際組織的總裁詹尼特L.明澤女士 (Janet L. Mintzer)說,作為一個美國人,她被賽珍珠的博愛精神所深深打動,「她是連接東西方文化的紐帶,她向我們打開了通向世界的窗口」。明澤女士說,她先 後四次去中國看望賽珍珠在鎮江、南京、蘇州的故居,尋找賽珍珠的中國根。當她看到曾經被賽珍珠如此深愛著的土地,都會令她感動不已。她希望,賽珍珠的故事 能夠被更多的中國人所瞭解。

一生充滿傳奇色彩

賽珍珠一生充滿傳奇色彩。她於1892年6月26日出生在美國西弗吉尼 亞州,父親賽兆祥(Absalom Sydenstricker)是美南長老會的傳教士。賽兆祥夫婦共生有7個子女,其中賽珍珠是唯一出生在美國的孩子,其他子女均出生於中國並大多夭折,只 有包括賽珍珠在內的3個孩子得以存活。

賽珍珠出生後4個月,她的父母就帶著她飄洋過海、不遠萬里來到中國江蘇的清江浦(淮陰),後搬到鎮江,住在潤州山長老會潤州中學,賽珍珠在鎮江度過了童年、少年和青年時期。

雖 身為美國人,但賽珍珠的母語卻是漢語。她咿呀學語時首先說的是漢語,她是在學會漢語和習慣中國風俗後,再由其母親教習英語。賽珍珠喜愛閱讀中國經集典故, 一直視中國儒家創始人孔子為「孔老師」,以致在她後來定居美國時,還專門從中國帶回一塊刻有孔子像的匾額端放在美國故居的書房裡。



賽珍珠美國故居書房中刻有孔子像的匾額(攝影:連震黎/大紀元)

 



賽珍珠美國故居的書房牆上挂著節選自《禮記‧大同篇》 的中國書法作品,「天下大同」這段節選是賽珍珠最喜愛的典籍。

 



賽 珍珠年輕油畫畫像,畫中賽珍珠穿著淺綠色裙子。約翰‧德瑪於1933年應賽珍珠第二任丈夫理查.沃爾的請求為賽珍珠畫像。約翰‧德瑪很高興能獲准複製此作 品收錄在自己的私人作品集。1962年他去世後,他太太把這件複製品贈與了賽珍珠。現在兩幅作品都陳列在綠山莊園。原作在小圖書館,複製品放置於賽珍珠國 際歡迎之家。(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賽珍珠在南京大學賽珍珠紀念堂前的雕像(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眷戀中國神傳文化

賽珍珠對中國神傳文化充滿了眷戀,在青山農場的故居,她的書房和另外兩間房間都放著一尊觀音像,導遊告訴記者說,賽珍珠很喜歡觀音。因為「觀音像能給她帶來平安和喜樂」。



賽珍珠在房間內長期供奉觀音像。(觀音是東亞佛教中以慈悲著稱的佛教菩薩,通常為女身。觀音是觀世音的簡稱,意為「洞察世間疾苦」。)(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賽 珍珠的作品中充滿著她對以往中國生活的眷戀。她飽含深情的描寫中國風光,甚至記錄下自己鍾愛的各色美味中國特色菜餚,如鄭州黃河鯉魚湯、西湖的蒸魚、長沙 的燻魚和燻牛肉、潮州的杏花鹹魚、蘇州的蒸螃蟹、北京的糖醋魚,以及洞庭湖的乾蝦米。賽珍珠的這種特殊成長經歷在美國名人作家歷史上可以說是「前無古人, 後無來者」。在青山農場的一個房間裡,記者看到了賽珍珠寫的一本介紹中國食譜的書,封面是她本人穿著中國傳統服裝、手捧中國瓷碗的照片。



PSB 烹飪書(烹飪書封面)。賽珍珠發表並出版了1,000多部作品,包括詩集、戲劇和小說。這本烹飪書,出版於1972年,收錄了她本人喜愛的很多亞洲美食。(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1910 年,17歲的賽珍珠回到美國弗吉尼亞州倫道夫‧梅康女子學院(Randolph-Macon Woman's College)攻讀心理學專業,她於1914年獲得學士學位後,又回到中國。在1917年與傳教士約翰‧洛辛‧布克(John Lossing Buck)結婚,從事傳教工作。約翰‧洛辛‧布克同時也是一位農業經濟學家,教授農業技術和農場管理的課程,創辦了金陵大學農業經濟系並任系主任,因出版 《中國農家經濟》等書而被視為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

以中國為創作題材 同獲普林策及諾貝爾獎

婚後賽珍珠隨丈夫舉家遷居 安徽宿縣,她在此期間的生活經歷成為日後聞名世界的著作《大地》的素材。賽珍珠在1921年秋她母親去世後,全家遷往南京。賽珍珠在當時的金陵大學教授英 語文學,並兼職在南高、東大和中大時期南京大學英語系任教。1930年,賽珍珠出版了她的第一部作品《東風•西風》,正式開始了她的寫作事業。在金陵大學 分配給他們夫婦的兩層小樓裡,賽珍珠創作出於1932年榮獲普利策獎的長篇小說《大地》(The Good Earth),這部小說被認為是她最傑出的作品之一。中國農民王龍的生活故事使她成為第一位獲普林策小說獎的女性;1938年,賽珍珠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因 為她的中國題材的《大地三部曲》、《異邦客》和《東風•西風》在文學領域的貢獻,諾貝爾文學獎評委稱她「對中國農民生活進行了史詩般的描述」,「為中國題 材小說作出了開拓性貢獻」。賽珍珠於1935年獲得了威廉‧迪‧豪威爾勳章。還擔任過美國作家協會主席。她也是作品流傳語種最多的美國作家。



諾貝爾獎(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賽珍珠是美國首位獲得普利策獎(1932)和諾貝爾文學獎(1938)的女性。她把此項記錄保持了55年。(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翻譯《水滸傳》 推崇中國古典小說

二 十年代中後期,賽珍珠選擇翻譯了七十回本的《水滸傳》,她是最早將中國古典文學名著《水滸傳》譯成英文在西方出版並介紹給西方讀者的作家,因此而被譽為 「把《水滸傳》推向世界的第一人」。賽珍珠的濃厚中國情結使她的《四海之內皆兄弟》被認為是迄今翻譯得最為準確、最為精彩也是最有影響的《水滸傳》英譯版 本。

她認為《水滸傳》的主要矛盾是「老百姓和腐敗的官府之間的鬥爭」。在賽珍珠眼裡,「梁山一百單八將」好比英國中世紀追隨羅賓漢的綠林英豪,他們並非存心造反,只是受環境逼迫,萬般無奈之下才揭竿而起;他們是足智多謀、驍勇善戰的公民,所反抗的是邪惡的勢力和無道的社會。

她 前後耗時五年,終於將《水滸傳》翻譯成了一千多頁的英文。關於書名,她先後試用過《俠盜》、《義俠》等名,但都不甚滿意。直到出版前不久,她才突來靈感, 想到了《論語》中的一句名言:「四海之內,皆兄弟也。」於是出版這本上、下兩卷的譯著時即以「All Men Are Brothers」為名。這是《水滸傳》的第一個英文全譯本,並榮登當時美國「每月圖書俱樂部」排行榜。

賽珍珠精通漢語,對中國古典小說評價極高,她在諾貝爾獎授獎儀式上以《中國小說》為題致詞時說:「中國的古典小說與「世界任何國家的小說一樣,有著不可抗拒的魅力」,「一個真正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應該知道《紅樓夢》、《三國演義》這樣的經典之作。」

後半生致力兒童慈善事業

賽 珍珠雖然一生事業成功,但卻是一位不幸的母親。她在1921年生下女兒卡羅(Carol),但不幸的是,這個女孩患有苯丙酮尿症 (Phenylketonuria)。這可能也是促發她後半生致力兒童收養慈善事業的緣起。賽珍珠於1925年收養了賈尼斯(Janice),之後又接連 收養了8個孩子。1926年,她小別中國,到美國的康乃爾大學攻讀藝術碩士學位,旋即又回到中國南京。

由於丈夫約翰‧洛辛‧布克堅持在中國 從事農業教育和傳教,賽珍珠與丈夫的人生目標有了明顯分歧,她與1934年與布克離婚,並於1935年與約翰‧戴公司總經理、《亞細亞》雜誌主編理查德‧ 沃爾甚結婚。並進入約翰‧戴公司任編輯。此後在賓夕法尼亞州的青山農場的家中專職從事寫作。

賽珍珠的第二任丈夫理查德‧沃爾甚畢業於著名的 哈佛大學,並曾遊歷過中國,對賽珍珠的寫作事業鼎力相助。賽珍珠回美國後還積極參與美國人權活動,1942年,賽珍珠夫婦創辦「東西方聯合會」(East and West Association),致力於亞洲與西方的文化理解與交流。1949年,賽珍珠出於同情遭到歧視的亞裔和混血裔兒童,創立了國際化收養機構 「Welcome House」。



歡迎之家發源於1948年聖誕前夜,後成為美國一個多文化領養機構。這裡是歡迎之家家族的發源地。(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此後50年,該機構幫助超過五千名兒童被美國家庭收養。1964年為了幫助不符收養條件的兒童,她還成立了「賽珍珠基金會」(Pearl S. Buck Foundation) 。賽珍珠還與黑人歌唱家羅伯遜等人一起參與廢除美國種族隔離政策、提倡種族平等的運動。



賽 珍珠因其在1937年日本侵華後為中國難民籌集救濟款的人道主義行為被授予「采玉勳章(Order of Brilliant Jade)」。在20世紀40年代早期,賽珍珠投身於一些救助行為。首先是「希望之書」,「Book of Hope」活動, 該活動是美國政府對中國醫療救助的附屬組織。該活動成功地向1,000名美國女性中每人籌集了100美元,總款項10萬美元。在此成功的基礎上,賽珍珠決 定成立自己的活動組織。在1940年,她和丈夫理查德‧沃爾甚(Richard J. Walsh)宣佈了中國急救委員會,。該委員會的目標就是在六個月內籌集一百萬美元。1941年春天,救援會國救濟(United China Relief(UCR))合併了。聯合中國救濟(United China Relief(UCR))集合了七家救濟組織之力,於三月末在紐約華爾道夫酒店的晚宴拉開帷幕。賽珍珠是當天晚宴的開幕發言人,在其他政要發言後,中國駐 美大使胡適上臺宣佈中國政府決定授予賽珍珠美玉的嘉獎。獎章在1941年6月的頒獎儀式上正式頒給賽珍珠。同時被授予此獎的還有同為CERC一員的桃樂 西‧坎菲爾德‧費希爾(Dorothy Canfield Fisher)。(賽珍珠國際組織提供)


堅定反共 被中共拒入境 抱憾終生

賽 珍珠生前曾入籍中國,對中國有深厚的感情。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為中國人民的反侵略戰爭奔走。許許多多美國人正是通過賽珍珠的小說瞭解到中國,為中 國人民的抗日戰爭解囊相助。賽珍珠獲得過由胡適代表蔣介石國民黨政府頒發的「采玉勳章(Order of Brilliant Jade)」。賽珍珠有許多中國好友,徐志摩、梅蘭芳、胡適、林語堂、老舍等人都曾是她家的座上客。在舉行孫中山奉安大典期間,賽珍珠還邀請中國駐美大使 施肇基博士和為孫中山遺體作防腐處理的泰勒博士住到自己家中。賽珍珠還邀請林語堂在美國發表作品,林的《吾國與吾民》當時在美國一炮而紅。 

由 於賽珍珠堅定反對共產主義和中共的立場,1949年中共政府成立後,她的作品在中國大陸長期被打壓,並受到大陸文化界的攻擊。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 華時,賽珍珠作為對中國文化有深厚瞭解的美國著名作家,本來是最有資格陪同尼克松訪華的顧問人選,但在申請中國簽證時,卻被無情拒絕,並被中共政府斥責為 「不受歡迎的人」。自此,她抱憾終生再未踏上過養育過自己的中國土地,在賽珍珠故居的書房裡,至今仍陳列著一套美國前總統尼克松訪華後贈送給她的中國特色 木質首飾盒。

被譽「一座溝通東西文明的人橋」

賽珍珠在中國度過近40年,享年81歲,可以說她的一生中大半部份時光是在中國度過的。尼克松總統在賽珍珠逝世後的悼詞中讚頌她是「一座溝通東西文明的人橋,一位偉大的藝術家,一位敏感而富有同情心的人」 。

賽珍珠以對當時中國農村最全面深入的描述,把中國介紹給整整一代美國人和西方人,打開了他們的視野。50年代末,美國社會學家艾薩克森曾做過一項調查,受調查的美國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稱他們在1931年到1950年代中期對中國的印象來自於賽珍珠。

賽珍珠對中國、中國人、中國歷史和未來的許多真知灼見,經過七十年時光的淘洗,終於被後人重新認識並放射出獨特的光芒。

賽珍珠故居地址:520 Dublin Road,Perkasie, PA 18944。


(責任編輯:王堇)

本文網址: http://epochtimes.com/b5/12/6/26/n3621635.htm美國傳奇女作家賽珍珠的中國情結

, ,

yuny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